璐柠酱

[我王子异绝对不会像他们一样gay]

[我王子异绝对不会像他们一样gay]


王子异视角


勿上升

多cp

沙雕文学欢乐多鸭

————


     Hi bro,我叫王子异,我是一个当代五好养生青年,我会跳braking,现在就读于大厂艺术大学,大二。


   我有一群很可爱的朋友,从大一开始,关系和他们就很好。可是最近我发现他们怪怪的


  怪gay的


  先拿我最疼爱的弟弟范丞丞和justin来说吧,两个小朋友一直都是我很喜欢的弟弟,他们两个一个宿舍,平常关系特好,什么时候都在一块,打打闹闹的。


   我一直觉得他们俩只是好兄弟,呵,我太天真了。  直到某一天……


   ——

  “哎?justin?怎么有空来找哥哥呀?”


  justin眼眶红红的:“我的bro鸭,范丞丞那个臭居欺负我!”


  以前两个弟弟也闹过别扭,不过justin从来没有哭,看来这次事件很严重啊:“没事没事,跟哥哥说,他怎么你了,哥哥帮你去揍他。”


“他,他居然收人家女孩子给他的情书!过分!”


“他怎么这样!他怎么……嗯?不是,弟弟,丞丞长那么帅,收到情书也是常有的事。”我王子异黑人问号jpg.


  “bro你不懂,这次的情况不一样。范丞丞那个大猪蹄子,哼!”


  这时宿舍又突然闯进一个身影,我看了看,是范丞丞,刚醒开口让他赶紧哄哄justin,只见范丞丞一把把我旁边的黄明昊扯到了怀里。


???


我疑惑的时候,又听到范丞丞委委屈屈的justin说了一句:“汀汀,对不起,老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然后justin轻轻推了一下范丞丞:“哼!你才不是我老公。”


然后最令人作呕的行为出现了,范丞丞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亲了justin早已撅起的嘴。


我x……咳,不好意思,再然后范丞丞就把justin领走了。


对不起,黄明昊你bro我,真的不懂。(;一_一)


太gay了……真狠。


————

再来说说我的好bro蔡徐坤,大厂校草之一,真的很帅。音乐系的系草首位。


大家知道,音乐系和舞蹈系向来看不顺眼,但我和我的99个bro们是例外,可最近音乐系和舞蹈系两大系的系草,谈恋爱了。


舞蹈系的系草也是我很好的bro,朱正廷。


平时他俩关系一直不错,我也天真的以为他俩是兄弟情,呵。


我昨天在吃饭的时候,同宿舍的坤在打电话,一开始也不知道电话那端是谁,后面听到一句“正正”

才知道是正廷。


然后我听着听着……就把饭扔了。


什么“要抱抱,要亲亲,正正我爱你鸭!”蔡徐坤你变了,你变得太彻底了。


还有电话那端的朱正廷,你不是号称暴力仙子吗?那个软软的声音什么情况?还“下次见面亲亲你的nian叭!”


口区!


这一对也gay,太真实了……


————


嗷对,还有我的187bro,服装系系草毕雯珺。高冷的不行。


呵,你们真以为他高冷吗?呸!


这个抚顺人谈起恋爱来就不是了,左一个侃侃右一个侃侃。


不是,至于吗?人家李希侃就在你怀里待着呢,又跑不了,喊啥呀你?


真gay!


————


哦,还有最令人难受的一对,他俩我早就知道了,林彦俊和尤长靖。


他们……算了,你们都知道吧,长得俊是真的。


——


这些令人作呕的小情侣!我王子异绝不会像他们一样gay!


行了,不说了,我的农农找我了。


“喂,农农啊,嗯,好好好,我现在下楼给你买草莓牛奶啊,哎哟喂,我们农农真可爱,乖乖等我鸭,爱你爱你!mua!”


————

大家好

我是周锐,

王子异不像他们一样gay,他更gay!


——————————————


❤️❤️❤️

沙雕文学欢乐多鸭,看得开心!爱你!

毕侃和长得俊部分较少,但还是带了tag如有不妥,会删的❤️


「滚」

[滚](上)


医生侃×病人毕


勿上升

沙雕文学欢乐多🌚


————


“又哪儿不舒服?”李希侃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大高个儿,虽然是个好看的大高个儿。


“侃侃我脑瓜子疼。”大高个说头疼的时候一脸灿烂


“你脑瓜子什么时候不疼?你的良心疼不疼?还有,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叫医生,别叫我侃侃。”李希侃无奈扶额,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病患啊!烦死!


“我不,我就要叫侃侃。”李希侃自己也没想到,毕雯珺这傻大个会撅着嘴给自己撒娇。


“滚”李希侃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抽毕雯珺的熊脸。


“哼<(`^´)> ”


“呕,行了行了你随意,没事我就走了,我还有其他病人呢啊。”


“哦……”


——

李希侃是神经科的医生,毕雯珺是神经科的病人,毕雯珺已经在医院待了半年了,天天“骚扰”李希侃。


毕雯珺是弹钢琴的,可是弹钢琴的,如果没有一双完好的手,怎么弹……


————


李希侃正在办公室闭目养神,一个年轻的小男生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医生,医生!您能不能给我哥上个药啊,他烫伤了,拜托您了!”


李希侃被吓得一个激灵:“哎呦我去!不是,你哥谁啊?不会找护士嘛?”


“可,可是…哥哥他非要您去…他说您不去他就不上药。”小男生委委屈屈的。


“……行吧,不过你哥谁啊?”


“毕雯珺”


“……这个狗”


李希侃去药站取了药,然后慢悠悠的朝毕雯珺的病房走去。


李希侃今天是夜班,所以楼道里也是很暗的灯,走到毕雯珺的单人病房,象征性的敲了敲门就推门进去了。


“怎么不开灯呀毕雯珺。”黑乎乎的密闭感让李希侃不舒服,手摸索着开关,突然就被一股强劲带到那人的怀里。


这一抱把李希侃都给整懵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直接推开那人,然后准确的找到开关,按了下去。


突然的白炽灯的光,让人眼睛微微酸痛,揉揉眼睛看清对面的人。


毕雯珺,怎么哭了……


一向没心没肺笑得那么开心的毕雯珺,哭了。


李希侃慌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起刚才的拥抱,慢慢走过去抱住了毕雯珺。


明显的感觉到被抱住的人顿了一下,然后有紧紧的抱住自己,手还微微有些颤抖。


半晌


“对不起,有点失态了。”


这样无助的毕雯珺,李希侃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以前无论什么时候,毕雯珺都是笑着的。


“没事……我先给你上药吧……”


“好,麻烦”


“水烫的?”


“嗯。”


“……以后小心点”


“好,我的手…什么时候才能好。”


正在上药的手停住了:“不知道,也许三个月……也许三个月后,就好不了了……”


毕雯珺沉默了

同样的,李希侃也不约而同的沉默着……


病房里的窗户是开着的,秋夜的风还是很凉的,让人心生寒意,寂静的病房里只能听到风从窗吹进来的呼呼声……


收好药,李希侃起身:“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了”


背后的温热让李希侃莫名的烧红了脸:“你干嘛呀”


“让我抱一会儿,侃侃”温热的气息打到腰间,有丝暧昧。


本来李希侃是准备推开毕雯珺的,但是想到刚才,就由着毕雯珺了……


“一定会好的……”李希侃慢慢握住毕雯珺的手


“嗯”


……


“侃侃你好软啊”


“滚!”

——————————————


还有下的,BE还是HE?🌚


[还分手吗?不分了]

[还分手吗?不分]

ooc
×勿上升×
老梗,破镜重圆

2400+👌
微微微微虐,一点点,别怕🌚是甜的。望喜
————————

“哎!哎?哎哎?哎哎哎?”

“you got me feeling like papillon?”

“富贵儿!”

“在呢在呢,哎哟喂,你可悠着点,扶好啊。”

“嗯?一,一不对!两个富贵儿哎,嘿嘿嘿(º﹃º )”范丞丞伸出手比划着。

“安分点儿!真的是……喝这么多干嘛呀!”

“嘿嘿嘿,噗~”

“熏死啦!再不闹,再闹就把你扔掉。”

“哼~,,Ծ^Ծ,,富贵儿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噫,恶心心!到了到了,你先放开我,我开门。”

“嗯嗯(๑-﹏-๑)”

“你是猪吗?要重死啊!”

“没有,,Ծ^Ծ,,我不是,富贵啊~”

“又怎么了?”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说!”

“范丞丞,我们已经分手了……别闹了”

“嗯?你胡说!富贵儿才没有和我分手呢,嘿嘿嘿”

“别闹了,丞丞,放开我,放,唔……”

“吧唧吧唧,富贵儿是爱丞丞的对吧,嗯,一定是的。”

“……”

“嗯?怎么不说话了?富贵儿?富贵儿?”

“在呢……”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呀,,Ծ^Ծ,,”

“…不是显而易见吗?”

“……骗人,明明……”明明眼眶红红的…

“什么?”

“嗯?嘿嘿嘿,说什么?”

“算了,没什么。”

“嗯?”范丞丞歪着头,咬着手指,懵懵地看着黄明昊。

“行了行了,我先走啦,你好好休息。”

黄明昊刚转身酒杯一股后劲扯到人怀里“别走……”

“别装了范丞丞,我知道你没醉……”挣脱、起身、转头……

四目相对
……

“对不起……”

“昊昊……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你好好照顾自己,走了。”

……

继门响,空荡荡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心,很痛……

————————————————

“emmm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最过于尴尬的事,就是分手后在联谊会上碰到了前任吧……嗯,这种狗血的剧情就发生在黄明昊身上。

“嗯?你俩认识?”男生A

“啊,以前见过几面。”黄明昊尴尬的摆了摆手。悄悄看向对面的范丞丞。

以前的骚包红三七分,现在变成了冷酷的搭在额前的黑,傻傻的鹅笑变成了无表情,瘫在椅子上的毛病还没改,嗯,瘦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范丞丞抬头的瞬间,就看见黄明昊chua!的转过了头。

男生B:“哎,小朋友,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我?”黄明昊呆呆的指了指自己。

“噗,不然呢,你也太可爱了吧。”男生B顺手摸了摸黄明昊柔软的小脑袋。

是的今天的黄明昊超可爱,白T配个背带裤,亚麻色的卷卷毛,也乖顺的搭在额前。

被摸头的黄明昊不知道为何,心里莫名有点慌,他瞥了一眼范丞丞,嘶~这货脸都快滴墨了吧。

还没来得及回男生B,范丞丞就起身往外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男生C:“okk,小朋友你别在意啊,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冷冷淡淡的。”

“没事没事,我不在意。”可是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黄明昊假装看了看手机:“咳,那个大家,我先走了,门禁快到了,我得赶紧回去了,有缘再会啊,拜拜。”

男生B:“好吧,那拜拜了小朋友。”

黄明昊跑出咖啡厅,四处张望着,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身影,有点失落。

“呼~有点冷啊”秋末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哈上一口气还能看到白气儿从嘴里飘出,黄明昊搓了搓手。

叹了口气便往学校的方向走去,经过一条小道的时候,黄明昊突然被一股强劲儿拉走了,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暖意所包住。

熟悉的味道,没有抬头就知道是范丞丞,黄明昊没有推开,将脸埋进人怀里,猛吸一口。

黄明昊贪婪的享受属于范丞丞的味道,然后推开了范丞丞。

“好自私呀黄明昊,该我了吧。”范丞丞的声音飘进黄明昊有点热的耳朵里。

“什么,唔……”

范丞丞的吻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温柔,侵略性在此时让黄明昊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唔唔唔唔!”喘不过气的黄明昊拍打着范丞丞的背。

范丞丞松开黄明昊,舔了舔嘴唇:“昊昊的味道,一如既往的甜呢。”

黄明昊喘着气瞪了一眼范丞丞。

……

“你干嘛啊,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亲我。”黄明昊奶凶奶凶地看着范丞丞,脸,红红的。

“呵,长能耐了啊黄明昊,连联谊都开始参加了啊”显然范丞丞没有回答黄明昊“还小朋友?还摸头?还有没有男朋友?行啊黄明昊,打扮的挺乖啊。”

“……噗”

“你笑啥”

黄明昊心里那个美滋滋啊“你吃醋了?”

“对啊,我吃醋了,不过也是,我吃醋跟你也没啥关系了,毕竟分手几个月了。”范丞丞突然又变得很冷静,自嘲着。

刚才美滋滋的心,不知为何,变得有点苦涩了呢。突如其来的委屈,鼻头一酸,金豆豆就下来了。

范丞丞也没想到小朋友会掉金豆豆,有点慌了手脚:“哎不是,你哭啥!不是该我哭吗,你提的分手哎,哎哟喂,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了啊。”范丞丞把黄明昊搂进怀里。

黄明昊抽泣了好久,然后眼圈红红的从范丞丞怀里抬起头看着范丞丞,抽抽搭搭的:“你,你,要不是你,我会,会提分手吗,哼!”

范丞丞懵了,我干啥了?

看着范丞丞呆住的表情,黄明昊抬起胳膊软软的锤了锤范丞丞的胸口:“你,你不是喜欢那个像小狐狸一样的男生吗,还搭人家肩膀,你,你还不承认。”

“啥?狐狸?”范丞丞更茫然了“那是我哥男朋友啊。”

这下轮到黄明昊呆住了。

看到黄明昊愣住,范丞丞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你当时就因为这个跟我分手?你是不是傻?也不知道问一下我的。”

“那,那。”
“那什么那?傻子,以后有话别憋在心里,跟我说出来。”

黄明昊尴尬的红了脸,断断续续的:“谁,谁跟你以后啊,切~”

“嗷~那意思就是你不想和我在一块儿了呗,那行吧,你走吧。”范丞丞装作很轻松的样子,慢慢松了手。

黄明昊感觉到要上的力量慢慢消失,有1..的慌,chua地抱住了范丞丞,四肢并用。具体样子请参考树懒。

范丞丞也很顺势的拖住了黄明昊…的屁股,也很顺手的拍了拍:“以后有事还说不说。”

闷闷的回答:“说”

“还分手吗。”

“不分了”

“就是嘛,这才乖。”范丞丞把黄明昊往上拖了拖:“走吧,回家吧。”

“嗯。”

“好好收拾你”又拍打了黄明昊的屁股。

“臭流氓……”黄明昊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在范丞丞颈窝,嘴角上扬。

——————————
隔天

“范丞丞你这个坏蛋!”黄明昊扶着腰。

真好啊。

————————————————————————————

无脑速打短篇,望喜欢哟🌚❤️👌嘿嘿嘿

【论键盘还是干脆面】

沙雕文学
红豆体,一发完
看得开心哟🌝

http://t.cn/E7brnjg

[Desire]4

[Desire]4

×勿上升×

  距离上次见到毕雯珺好像是两周前了,那天晚上回去做完后,隔天开始毕雯珺就消失了。

[Night Breeze]

23:34

“哦哟~李希侃这段时间这么潇洒啊,天天出来浪”陆定昊晃着酒杯欠欠儿的对正在化妆准备上舞台的李希侃来了这么一句。

“滚!还有时间来调侃你侃爷?化妆去!待会不上台了?”停下画眼睛的手,瞥了一眼陆定昊。

“是是是,侃爷说的对,陆定昊你就赶紧去上妆吧,你个小作精,待会迟到了,客人给你作没了”
黄明昊刚换好演出服,扔给了陆定昊一套黑。

“噫~一套黑啊,干嘛啦,不能有点色彩嘛!”陆定昊嫌弃得看了看自己接到的演出服。

“你这人真的是事多哎,穿就行了啦!赶紧去画!”
马来西亚腔的小奶音又传进陆定昊的耳朵。

“知道了知道了!三个人跟催命似的,给我五分钟”

——————————————————————————————

“wait wait wait”

“all I do is wait wait wait~ ”

四个人翻唱了最近大火的蔡徐坤的《wait wait wait》带动了台下观众们的情绪,整个夜店都被他们四个燃爆。

可能是因为对舞台的沉迷,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坐在吧台边角落的四个人。

——————————————————————————————

“哎哟我去!你们家李希侃有点厉害耶,这么性感的打扮也不怕被吃掉。啧啧啧,你也是,不管管,都在我家混了两周了,该回去了啊!”黄新淳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敲打着吧台。

毕雯珺把手中的空瓶子扔了过去。

“幼稚。”
“林彦俊你先把你的墨镜取下来再跟我说话,夜店里面带墨镜,神经病啊你”
“嘿,黄新淳你ze烂人,信不信头给你拧掉”
“咋的,咋的!略略略!”

“把嘴给我闭上!”毕雯珺突然很大声而且很语速很快的来了这么一句:“幼不幼稚啊?你们两个,一天到晚的,净整这有的没的。”

范丞丞听到毕雯珺说完,笑了:“毕雯珺你就成熟了是吧,啧,李希侃不就是跟人亲了一下吗,又不会怀孕,生了两周气了,够了啊。”

“呸!你个小犊子,你要是有媳妇儿然后被亲了一口,哦不对是你媳妇儿亲了别人一口,你什么想法?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有,叫哥!”

“我就不,略略略!我不会有媳妇儿的你放心,再说我要是有媳妇儿,他要跟别人亲一口,我不让他一周下不了床嘛。”范丞丞换了个发色,从红到绿,嗯,依然骚包。

“啧啧啧,残暴。总裁果然还是总裁,不过毕雯珺啊,你说,要不是你对你那个什么小青梅那么体贴,还对李希侃说什么嫣儿才不会想你什么什么的,人李希侃会去亲别人吗?”黄新淳翻了个大白眼。

正在擦鞋的林彦俊也抬起头接了一句“就是说啊,自己作的事,还要自己吃醋,突然同情李希侃。”

“我!”毕雯珺欲言又止。

“你你你,你什么你!赶紧的啊,不想媳妇儿跑,就回家啊!别老是住我这儿啊!”黄新淳继续敲打着吧台。

“行行行,知道了,烦。”毕雯珺挥了挥,很不耐烦的样子。又向吧台服务生点了杯朗姆酒。

「难道……真的是我的错……可是嫣儿对我来说只是很好的妹妹……」

——————————————

表演结束后,陆定昊一行人换下舞台装,去吧台那边点了几杯果汁,唠唠嗑。

正唠着呢,尤长靖指向吧台边的小角落:“哎,那不是那四个臭A嘛!”

“好像是哎。”陆定昊眯着眼睛瞅了瞅。

“哎哟,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啊李希侃”黄明昊碰了碰李希侃。

“切,走啊,刚好两周没见了,去看看呗”李希侃端起果汁起身就朝小角落走去。

“呵!这猴急,等等我们啊。”

——————————————————

还没怎么靠近,陆定昊一行人就仿佛进了酒窖,四种浓郁的酒香散发着,好像在比谁跟浓。

“我kao,疯了吗,这四个人发 情了吗!”

“还好我贴了抑制贴”

——
“哎哎哎!老毕,那不是你家那个吗?”范丞丞指着李希侃。

毕雯珺转过头就对上了李希侃的双眸:“咳!是。”

“好久不见,毕雯珺。”
“好久不见”

“哎呀呀,尤长靖你来了,快来我旁边”
“林彦俊你是不是有病?我俩熟吗。哎!你别拉我啊!”

“新淳,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最近没来店里?”
“嗯,有点事儿。”

“学长”
“嗯”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

大家节日快乐哟!
有没有感觉大家的人设有点变了?对的因为之前本来是说偏向于渣的人设,后面毕侃反黑组的那个微博里,不是提要求了嘛,然后自己也想了一下,好像那样确实不好,所以,嗯,稍微改了一下。

小伙伴也可以把这个当做第一章看,前面的忘掉。   嗯,就这样,爱你们!(๑>؂<๑)

「关于完事儿后的那点事儿」②

×勿上升×

[长得俊篇]

“林彦俊!你怎么这样呐~要死了啦!”尤长靖瘫在副驾驶座对着隔壁的主驾驶的林彦俊奶凶奶凶但是key很高的声音喊道。

“……”

“我跟你说吼,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去找农农!”

“……”

“哎!你还不说话哦,真的是你这烂人!哼!还是农农好农农又温柔又体贴还唔……!”

“把嘴给我闭上!”林彦俊亲完尤长靖冷冷得盯着他。

这一亲一吼把尤长靖给整懵了都,机灵的小尤同学表示还是闭嘴吧,不然可能emmmm,嗯,下不了床。

“咳,知道了啦……嗯?这是去公司的路嘛?”

“不是”

“要去干嘛呀”

“回家啊”

“回,回家,干干嘛呢……”

“回家干你啊”[微笑]

我怎么会说尤长靖在夸完陈立农的这天后,在家里瘫了两天都没来上班呢,我是不会说的🌚

[坤廷篇]

“emmmm所以我就和你那个了?”

“大概是这样的……”

“蔡徐坤……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唉…你懂吧”

“我不懂,贝贝我会对你负责的。”蔡徐坤从背后环住朱正廷。

“蔡徐坤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就过去就好了。”

“我不!你明明也喜欢我……不是吗贝贝?”

“我哪有!”

“你有,昨天晚上……”蔡徐坤用他毛茸茸的脑袋蹭着朱正廷的脖子。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咳。”

“贝贝。”

“干嘛!”

“你脸红了,噗”

“你nian才红了嘞”

“嗯,我的nian红了”

“蔡徐坤!”

[星鬼篇]

“杰哥杰哥!!嗨起来!”小鬼拿着他那个绚烂的音箱在床上蹦哒着。

朱星杰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王琳凯你要死啊!大早上的!”

“嘿嘿嘿,杰哥杰哥,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

王琳凯趴下来,凑到朱星杰耳边:“我是你爸爸!哈哈哈唔!”

还没笑完就被朱星杰堵住了大嘴,知道王琳凯脸有点红了,朱星杰才放开王琳凯,一个侧压,把王琳凯压在底下:“杰哥昨天是不是对你太温柔了?嗯?”

“没,没有杰哥,那个,我去做早饭!哎?哎!朱星杰你这只大猪蹄子,别亲了,唔……”

[异农篇]

“农农,农农起床了农农”王子异轻轻拍了拍熟睡中的陈立农。

“嗯~子异,早啊。”陈立农看到王子异露出了标牌笑容,甜甜的。

“早,起来吃早饭了”

“我起不来了啦,累”陈立农眨巴着眼睛,看着王子异。

“噗,你个小赖皮。”王子异伸出双手,把陈立农抱到洗手间给陈立农刷牙洗脸,然后又抱着陈立农下楼吃早饭。

————————————————————————————

这一章的大家是不是都很温柔呢,嘿嘿嘿。中秋节快乐小宝贝们!

这个事后儿的系列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三章,大家评论一下吧要是有超过四个新cp就再来一章🌚

沙雕文学,玩乐罢了,看的开心哟!❤️

[事后那些事儿]

「关于完事儿后的那点儿事」①

×不要上升×

「皇权富贵篇」

“昊昊,还在难受吗?”范丞丞正在浴缸里给黄明昊清理身体。

“难受~都怪你,说了不要了不要了还来!”黄明昊瘫在浴缸里由着范丞丞给他清理身体。

黄明昊本来是想凶凶的说出来,但是因为浑身无力,奶凶奶凶的声音让范丞丞更是觉得自己罪恶了。

“是是是,我的错,都怪我”把黄明昊扶起来拿浴巾擦干黄明昊的身体:“不是出差半个月没见你嘛,太想你了,下次一定克制克制。”

“滚滚滚!还下次,你看这天都快亮了,再有下次,我估计我就再也见不到天亮了。”黄明昊柔柔的送了个白眼给范丞丞。

本以为范丞丞会很皮的吐槽一下白眼,没想到范丞丞这货居然把头搭到自己肩上,还从背后环住自己,委屈巴巴的来了一句:“昊昊不爱丞丞了吗……丞丞错了嘛,就是太想你了才这样嘛~”

黄明昊老脸一红:“咦~范丞丞,你怎么这么恶心,滚滚滚。”双手推着范丞丞。

范丞丞又搂的更紧了:“我不要~昊昊不爱丞丞了吗?不爱了吗?”

黄明昊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认识到范丞丞撒娇的杀伤力有多大,红了脸半天没说话。

沉默让范丞丞有点点不满,轻轻咬了咬黄明昊的耳朵:“爱不爱我嘛~”

“……爱”蚊子一样的回答,范丞丞臭不要脸的又问了一句:“那还要不要下次?嗯?”

“…………要”

“嘿嘿嘿我们昊昊真乖,睡觉咯!”范丞丞一个横抱,带着黄明昊就回床上了。

黄明昊晚上缩在范丞丞的怀里睡得熟,范丞丞吻了吻黄明昊毛茸茸的小脑袋:“想你了,昊昊。”

「毕侃篇」

“毕雯珺你个臭不要脸的!”李希侃扶着腰,对着已经起床很久并正在打领结准备上班的毕雯珺吼到。

“哎呀妈呀,脑瓜子疼,李希侃你怎么一起来就这么有活力!”毕雯珺系好领带,走到床边,把李希侃从床上捞进自己怀里:“赶紧的,刷牙洗脸去。身体我昨晚给你清理过了,不用管了,洗完脸去楼下吃饭。”

毕雯珺刚想把李希侃往洗手间里推,没想到李希侃一个小跳,就跳到自己身上,双手搂着自己脖子,修长的腿圈住自己的腰,毛茸茸的脑袋埋到自己颈窝里,糯糯的说了句:“今天陪我好不好,我有点难受,我不想你去上班。”

毕雯珺愣了愣:“希侃你先下来,去吧牙刷了,然后下来吃早餐好不好?”

“我不要~你先答应我今天留在家里陪我。你昨天……咳,反正我现在很难受,腰很疼,你留下来陪我!”

“我昨天怎么了?”毕雯珺明知故问。

“你!臭不要脸!自己昨天干什么自己心里没点balence嘛”

“好了好了,我留下来陪你啦。”毕雯珺拍了拍李希侃的背,回想起昨晚自己好像确实有点过分了。

(昨晚)
“毕雯珺~不要了,雯…雯珺,啊!”

“该叫什么?侃侃”

“老,老毕…啊!你轻点!”

“再说一遍,该叫什么?”

“哥…哥哥…雯珺哥哥~”

“乖~”

————————————

[淳芙篇]

黄新淳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摸摸旁边,结果发现人不见了,连忙坐起来喊了两声:“芙!小芙!”

喊完就听到门外拖鞋拖拖塔塔的声音,门被开开:“干嘛呀,一大早上喊魂呢喊。”

“芙你过来”“啧,干嘛呀,还做饭呢”陆定昊翻了个白眼,扶着腰慢悠悠的朝黄新淳走过去,坐到床边。

“哎哎哎!你干嘛嘞,别一早上就腻腻歪歪的好不啦”突然被黄新淳抱住的陆定昊被吓了一跳。

“芙你有没有难受啊”黄新淳手扶上陆定昊的腰,轻轻的揉着。

“当然有了,哎哎,对,就那,再揉揉,疼死了,嘶~”

“芙对不起啊,有点过了”黄新淳揉着腰,声音里带着些许歉意 。

“哎呀,说什么呢!我是你的人哎!什么对不起呀,行了别多想啊,我继续做饭了啊。”陆定昊试图起身。

却被黄新淳一把拉回来,紧紧的抱住:“芙,我不吃早饭了,你休息着吧。”

“啧!说什么傻话呢,早饭不吃哪能行啊,胃会坏掉的好伐!你待会还要上班呢”

“小芙……我爱你”“矮油,我也爱你啦,快起床了啊。”

“爱你”

“爱你啦”

——————————————————————————

嘿嘿嘿,这个会有第二章,因为还有我的乾坤正道,长得俊还有星鬼,异农呢🌝

我没有偏心,虽然毕侃短,但是……最刺激不是吗🌚说实话第一次写这样的,真是令人老脸一红。

沙雕文学,玩乐罢了,看的开心哟。💞

[Desire]

[Desire]3
ooc私设如山

接上文

尝到血腥味,毕雯珺才离开了李希侃的唇。

橘黄色昏暗的车灯下,毕雯珺好像看见李希侃的眼眶泛红了……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李希侃就扭过了头,看着窗外。

“啧”毕雯珺啧了一声,油门一踩就往家奔

[Night Breeze]
23:47

这边六个人还在闲聊。

“喂,我说你们几个Omega这么晚回去真的好嘛”林彦俊靠着吧台,喝着啤酒。

“管的着嘛你”尤长靖翻白眼……

“嘿,你ze人吼,乱翻白眼,小心眼睛给你翻出来哦。”林彦俊又喝了口酒“小小年纪白眼翻的挺多”

“什么?小小年纪?头给你拧下来哦!烂人!”尤长靖最听不得别人说他年纪小,都26的人嘞!

“切,脾气还大”林彦俊欠欠的bb了一句。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回怼林彦俊,一道清丽的声线就传入众人的耳朵。

“长靖,我来啦”随着声音,戴着黑框眼镜,刘海乖顺的搭在脑门上,长得很可爱却与身高不符的小男生出现在大家视线里。

“农农!”尤长靖看到这个名为农农的直接扑了上去,一个熊抱。

农农也很习惯的托住了尤长靖,两手环住了尤长靖的腰。

“咔嗒!”黄明昊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跟毕雯珺一样不尊重易拉罐的林彦俊。

那个农农放下尤长靖,又去抱了抱陆定昊和黄明昊。

“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陆定昊要了一杯果汁给农农。

“谢谢,今天考试嘛,考完回家睡了一觉,反正明天放假就过来喽。”那个农农也是一口台湾腔。

“不介绍一下吗?”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咬了咬后槽牙。

“我叫陈立农,你好”陈立农伸出手。

“林彦俊。”两只手紧握,都互相打量着对方。

半晌……

“你俩松开吧,还握出感情来咋的?”黄新淳在旁边看不下去了。

“怎么gaygay的。”黄明昊嫌弃的挤出了双下巴。
这次到陆定昊翻白眼了“谁不是呢”

“介绍介绍呗陆定昊,他看起来和你们关系很好哦”黄新淳挑了挑眉。

“陈立农,我们四个的铁哥们,跟范丞丞一样大,不过在上大学,跟范丞丞一样跳了几级,大四……”陆定昊一说就停不下来了“哎哎哎,好了啦,家底都被你快翻出来了。”陈立农连忙捂住陆定昊的嘴。

一只手握住被捂住嘴的那只,一只手够着那个高高的毛茸茸的脑袋,笑着看向陈立农,陈立农也是笑起来很好看的男生,两人对望。

黄新淳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一丝丝涩:原来不是只看我,其他人你也是这样看的啊……

“哎农农,小鬼今天没来啊”黄明昊搂着尤长靖,一副拽拽的样子。

这边陈立农搭着陆定昊的肩:“没有哎,他今天不是跟杰哥去参加活动了嘛。”

“嗷对的,我之前刷微博的时候还看到了嘞,小鬼新发型真的超级帅啦!”

“哇,尤长靖能不能不要像个花痴一样”陆定昊巨嫌弃的瞥了一眼激动的尤长靖。

尤长靖奶凶奶凶的瞪了一眼陆定昊:“这样合理吗,你就能喜欢农农我就不能喜欢鬼哦。”

黄新淳和林彦俊表示:不知为何有点苦涩🌚

“那justin还喜欢杰哥嘞”
“喂,这时候就不要cue我啦,我只是觉得杰哥rap很好。”黄明昊摸不着头脑:“又不像尤长靖,喜欢小鬼是因为人家长得帅,死颜控。”

“我很好cue嘞……”尤长靖又扯着他马来西亚的小奶音表示不满:“小鬼我也是觉得他很有才好嘛。”

“杰哥?小鬼?那两个知名rapper?”范丞丞看着黄明昊。

“看我干嘛,对啊,就他们两个。”

“你们认识他们?”林彦俊苦涩中有点不明觉厉。

“很奇怪?”尤长靖疑惑🌚

“不奇怪嘛,你们是怎么跟大明星认识的?而且他俩不是结婚了嘛,你们还喜欢。”黄新淳不解。

“有什么奇怪的,就大学同学啊,再说了喜欢又不是真喜欢,是喜欢才华啊”陆定昊不屑。

“那你喜欢陈立农吗?”黄新淳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现场顿时陷入尴尬。

“emmm喜欢啊,当然喜欢。”陆定昊有点不自然的看向陈立农。

陈立农轻笑一声,温柔的摸了摸陆定昊的小脑袋“我也喜欢昊昊”

黄新淳再一次表示:苦涩🌚

“哎,别乱叫昊昊嗷,我也是昊昊,钱钱也是昊昊,你别乱叫啊”黄明昊的打趣让气氛一下不是那么尴尬了。

——————————————————————————

[毕侃家]

一进门,毕雯珺就把门一摔,把李希侃往门上一抵,狠狠的吻了下去。

不过吻下去的瞬间毕雯珺又想到李希侃的嘴已经烂了,不自觉的温柔了些。

一吻结束,两人都大口喘着气。

毕雯珺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了,当然李希侃也是,毕竟是两个完全结合过的人,信息素之间都是有影响的。

空气中,朗姆酒和柠檬的味道交错在一起,毕雯珺本来就是那种禁欲系的,被情欲染上的双眼更是让人深陷其中。

李希侃慢慢抚摸上毕雯珺的泪痣,轻轻摩挲着,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毕雯珺这一对勾人的眼睛和迷人的泪痣了。

而此时的李希侃在毕雯珺眼中也别有一番风味。

平时家里就穿着卡通睡衣,卡通拖鞋的李希侃,现在一声丝绒运动服,脖子上还有一条勾人的chooker,嘴巴微张,吐着气。

眼睛本就是勾人的狐狸眼,画了妆更是让人想无止境的占有。

毕雯珺公主抱起李希侃,朝卧室走去,李希侃也乖乖的窝在毕雯珺怀里。

——————————————————————————


完了🌚🌚🌚对,又很突然🌚
车什么的原谅我,我真不会开车🌚

大家有没有发现omega的人设都有点不对劲,对嘛!不能光让alpha渣对不对🌚

正经里带着些许沙雕,望喜欢,爱你们🌚

[Desire]2

[Desire]2
接上文

[Night  Breeze]

小狐狸正和兔子,蓝毛闹得欢,是黑毛看见了毕雯珺一行人,来势汹汹的朝自己这边来。

黑毛用手肘捣了捣小狐狸:“喂,那不是你们家那位嘛”

小狐狸停止说话,看了看毕雯珺那边:“哦,我知道他在这里啊”

“那你还来这儿?”兔子有一点点惊讶

蓝毛刚想开口佩服小狐狸,就被毕雯珺打断了。

“李希侃,长本事了啊”毕雯珺捏着李希侃的下巴,强迫李希侃看着他。

李希侃拍开毕雯珺的手:“怎么?只许你来这里寻欢作乐,心系他人,我就不可以琵琶别抱嘛?”

“噗,李希侃你延禧攻略看多了吧你,琵琶别抱是指旧时女子弃夫改嫁,会不会用词啊”黑毛在旁边吐槽道。

李希侃翻了个白眼:“行行行,就你厉害,中文系了不起啊”

“李希侃!”迟迟不开口的毕雯珺突然吼了一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李希侃掏了掏耳朵:“干嘛!我不聋,听着呢。”

毕雯珺抓着李希侃的手腕:“跟我回去”

“凭什么?回去守寡啊?你去陪你的小青梅吧,管我干嘛呀。我在这儿多好呀,有知心的朋友,有男人仰慕我,我还能干自己喜欢的事儿,跟你回去?我又没疯”李希侃又一个白眼,不过是对毕雯珺翻的。

林彦俊看到毕雯珺太阳穴突突突的青筋,连忙把毕雯珺拉倒自己身旁:“毕雯珺,算了,让弟弟在这儿玩吧,反正他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而且你在这儿看着呢,不是吗”

毕雯珺回答着林彦俊,却冷冷的看着李希侃:“呵,穿成这样来这里,不就是过来找人的,不然过来干嘛”

心不知不觉的又刺痛了一下,李希侃回看毕雯珺:“对,我就是来找人玩的,怎样,你不是有你那个温柔体贴的青梅嘛,她应该功夫挺好的吧?”

毕雯珺冷笑一声:“呵,嫣儿可不像你,到处乱跑,乱勾搭”

李希侃愣住了,随后又回过神:“毕雯珺,你是不是特希望我出 轨啊?那我就出给你看!”

“你敢吗?”毕雯珺不屑的笑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好像是笃定了李希侃不会。

李希侃最讨厌的就是毕雯珺这副模样,可是今天的李希侃因为喝了酒,所以并不会顺着毕雯珺的话:“怎么不敢”

李希侃走到舞池,物色了一个长的很帅的男生:“喂,朋友,你跟我来一下”拉着男生的手就原走回吧台。

毕雯珺挑了一下眉,好像在说:你绝对不会干什么。

“毕雯珺,别用那种了解我的眼神看我,你看我今天敢不敢”说着扯住了那男生的领子,踮起脚尖,对着男生的唇就吻了上去

男生可能是没有想到李希侃如此主动,余光看了看刚才被喊毕雯珺的男人,挑了挑眉,好像在炫耀。

一手揽住李希侃柔软纤细的腰肢,一手扣住李希侃的头,回吻了回去。

李希侃可能也没想到这高高帅帅的男生会回吻,一把推开了他,有点脸红:“咳,吻技不错”

男生笑眯眯的看着李希侃:“你也不错,不过我先走了,你男人好像很生气,下次见,小狐狸。”

“嗯……下次见”李希侃耳尖微微泛红。

男生渐渐走远,毕雯珺也是气的不行。

把李希侃往肩上一扛,就走了……

看戏的剩下六人终于回了神儿,黑毛对蓝毛和兔子说:“富贵儿,长胖,你们猜李希侃明天能下床嘛。”

“悬”兔子摸了摸下巴。
“我也觉得”蓝毛摸了摸兔子的脑袋

“爪子拿开”兔子瞪了一眼蓝毛。

“你们不担心那个小狐狸嘛”范丞丞看着蓝毛。

“担心啊…可是狐狸不喜欢我们帮他说话,死要面子活受罪”蓝毛拿起酒杯灌了一口。

“黄老板”黑毛突然叫了黄新淳。

“怎么了?”黄新淳有点懵。

“你去劝一下那个毕雯珺吧,让他和我们希侃合离”黑毛很认真的看着黄新淳。

“这……”黄新淳一时语塞。

兔子也在旁边附和:“老板,你去劝劝吧,希侃和他不合适,这样下去对希侃来说就是折磨。”

林彦俊突然开口:“可雯珺不是把他完全标记了吗,不能离婚啊”

“离婚后,洗标记……”蓝毛默默的冒了一句

范丞丞看到蓝毛终于说话了,连忙说:“洗标记很伤身体的,你们做为Omega应该是知道的。”

“呵”蓝毛收起之前的痞笑突然冷笑一声“原来你们也会在意这种事啊,我以为你们都只知道满足自己的性 欲。从来只是从Omega身上汲取,不管那个人是谁,不管你爱不爱他,上完床就不见了,要么就翻脸不认人。我看你一头骚包红,身上还一股香水味,应该跟那些A一样吧”

“我……”范丞丞没有想到平时在公司雷厉风行的自己,在夜店花言巧语的自己被一个小孩堵的死死地。但他也并没有说错……而且自己本就是无情之人,怎么可能随意爱上一个人。

“不,我应该说,你们四个都是这样”蓝毛冷静的盯着范丞丞:“我说的对吗,范总?”

“你,你知道我是谁?”范丞丞微微惊讶。

“我当然知道”蓝毛凑到范丞丞身边“范学长”
对着范丞丞的耳边吹了口气,然后散发自己苹果味的信息素。

范丞丞愣在那里,回过神蓝毛已经不在他身旁了,看着隔了一个椅子的蓝毛:“你是……高中时候那个黄明昊?”

“哎呦,没想到范总还记得我们家昊昊?”兔子讽刺着范丞丞。

“记得”范丞丞冷静了一下:明明自己不会爱上一个人,却对那时的苹果香念念不忘。随即自嘲:呵,不过像自己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爱上一个人的,只有无情才呢得到一切。

“记得就好,还以为你会忘掉呢。”兔子继续讽刺。

“味道记得,名字记得,人忘了”范丞丞看着黄明昊。

“你!果然Alpha都是无情的东西!”兔子独自愤怒中。

“行了吧,尤长靖,昊昊还没说啥呢,你激动啥。”黑毛顺了顺炸了毛的小兔子的毛。

“范总真是好记性,阅O无数缺能记住我的味道,佩服,来,敬你。”黄明昊举起酒杯和范丞丞碰了个杯。

易拉罐和玻璃杯的碰撞,只是沉闷的一声,在喧嚣的夜店里,一瞬间就被埋没了。

“过奖”

“昊昊你真是心大”兔子翻了个白眼。

“那个…尤长靖是吧?”林彦俊拽拽的看着尤长靖。

“怎样?”尤长靖也拽拽的看着林彦俊。

“做我的人”制霸上线。

“神经病,再胡言乱语,头给你打爆”尤长靖第N次白眼。

“切,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打赌嘛”林彦俊依然拽拽的看着尤长靖。

“赌个P堵,脑子有毛病啊”尤长靖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林彦俊。

“你怕了?”林彦俊挑衅道。

“嘿!我这暴脾气,赌就赌怕你啊!”尤长靖拍了一下吧台。

“一个月,我能追上你”林彦俊伸出食指。

“不可能,别想了。”尤长靖不屑的看着林彦俊。

“你输了,就让我把你嘿嘿嘿,我输了,认你处置。”林彦俊……[拽]

“完全o你妈98k,who怕who啊”社会尤……

黑毛表示担心:“尤长靖你认真的?”
“当然”
“唉~祝你成功”

这时候沉默许久的黄新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同志们,我们一开始的话题是这个嘛!陆定昊,让我们劝毕雯珺是不可能了,那人就是个倔驴……不管用”

黑毛愣了一下:“那行吧,反正分居两年就算自动离婚了,不过黄老板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黄新淳笑了笑:“当然知道,听过你唱歌。”每次你唱歌的时候都会看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当然后半段话被黄新淳藏道了肚子里。

“那真是荣幸”陆定昊举了举酒杯。
黄新淳也一样。

——————————————————————————

“毕雯珺你疯了!放我下来!”李希侃蹬着双腿,挣扎着。

毕雯珺黑着脸开了车门把李希侃扔到副驾驶座。自己打开主驾驶门坐了进去。

李希侃冷静下来看着毕雯珺,只见毕雯珺拿了一张纸就往自己嘴上护。

毕雯珺狠狠的擦着李希侃的嘴,李希侃没有反抗,尽管嘴上是火辣辣的疼。

嘴上的皮快被磨破了,毕雯珺才停手……

毕雯珺黑着脸看着李希侃,李希侃别过头:“别这样看我,不然我以为你在吃醋嘞。”

“我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我知道……可是你不要说出来不好吗……让我偷偷开心一下不行吗……

毕雯珺看李希侃扭过头不愿意看自己心中的怒火,又多了一些,一只手捏着李希侃下巴强迫他对着自己,然后狠狠的吻了上去。

毕雯珺的一点也不温柔,暴力切无情,李希侃也不反抗,任由毕雯珺啃着自己的嘴。毕竟,这是毕雯珺第一次吻自己……

——————————————————————————

🌚完了,突然吧🌚
请勿上升正主哟。
你们猜猜亲小侃的男生是谁

[Desire]1

[Desire]

  欲望有很多种,有感情方面的欲,有生理需求的欲,有经济抱负的欲,还有对喜爱事物的占有欲等等……

  欲望可以推进你朝着目标前进的步伐,但它同时可以锁住你,让你在感情上寸步难行。

——————————————————————————

22:35

〔Night Breeze〕

(注:夜店名   翻译:晚风)

包厢内

范丞丞搂着怀里的漂亮女人,手指卷着那女人的头发把玩着,痞痞地对黄新淳说:“哎新淳,我发现最近…你这儿生意越来越好了嘛”

抿了一口酒,黄新淳才不急不缓,揽过旁边女孩的腰笑着对范丞丞说:“那可不呗,最近我们店里来了几个男生,看样子都是Omega,四个人四款风格,一下招的店里最近Alpha来的越来越勤了。”

林彦俊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墨镜:“哦?这么厉害么?这四个人,干嘛的呀”

“嗯…一个调酒师,一个驻唱,一个dancer,还有一个很能嗨的小孩儿”黄新淳摸了摸下巴:“嘶…不过,那四个人并没有因为喜欢他们的人多,就随便跟着走,这倒还挺有趣的,还有,林彦俊,这么黑的环境你戴什么墨镜,作”

“无聊”毕雯珺在角落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冷的冒了这么一句。

林彦俊翻了一眼毕雯珺,虽然隔着墨镜毕雯珺看不到:“你才无聊好吧,你不是家里有一个吗?一天到晚来这里也不知道干什么,大家都来开心的,你就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喝酒,还嫌自己的酒味儿不够浓啊”

“哎?新淳,他们四个现在在店里吗”范丞丞突然眼睛一亮,站起身顺便把怀里的女人推开。

“嗯……应该在吧”

“那我们出去看看呗”

“无聊”

“无聊什么啦,走啦”

最终毕雯珺还是被林彦俊拖出去的。

——————————————————————————

大厅

  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已经是最大声,各色各样的Alpha,Omega都在舞池里忘我的扭动着自己,打扮轻佻的Omega混在Alpha堆里面玩,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只用下半身思考的Alpha。

四人来到吧台

“喝点什么”一道清丽的马来西亚腔小奶音传进四个人的耳朵。

林彦俊摘下墨镜,细细打量着吧台内的小个子。

并没有穿夜店给的制服,一件粉色短袖T恤,黑色运动裤,一头卷卷的棕毛,刘海乖顺的搭在额头上。

笑起来两颗小兔牙,眼睛布林布林的,嘴巴是桃心型。

‘嘶…有点可爱啊,像兔子一样,未成年嘛’林彦俊摸着下巴,眼睛扫视着小兔子。

小兔子被盯的背后发毛:“先森?有事吗?喝点什么?”

林彦俊并没有回答小兔子的问题:“哎,小兔子,你成年了吗?”

对面的小兔子像是听了个笑话一样:“先森你在开玩笑吗?没成年我来工作?”

“嘿嘿,我就问问嘛,你穿成这样真的是来夜店工作的吗”林彦俊挠了挠头。

“有问题吗?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A是怎么想的,来夜店我们就得穿的夜店风嘛?我是来工作的哎。”小兔子很拽的翻了个白眼。

林彦俊戳了戳黄新淳:“哎,你的员工挺个性啊,这么拽,这就新来的那个?”

“那可不呗,不个性,怎么会有生意好。”

“我说老板,你们点不点东西啊”小兔子不耐烦的看向黄新淳。

“四瓶黑啤就行,你去忙你的吧”

“砰!”四瓶啤酒被狠狠的放在吧台上“请慢用!”小兔子咬着牙,转身就离开了。

林彦俊看着他的声音从吧台走出,走进舞场里,小小的身影被人群埋没

‘啧,是个omega吧,一点儿也不注意’林彦俊在心中暗自不爽了一下。

“喂,黄新淳,你店里员工就这么去跳舞了,你也不管吗?”

“啊?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他下班了。”

“夜店工作十一点下班?”

“他是有时间才来的,要不是看他能吸引客人且酒调的不错,我也不会收他的”

“哦……”

“怎么?看上人家了?”

“嗯,还不错”

“那你可能凉了,他好像对这些不感兴趣,那四个都是”

“切,还有我制霸搞不定的人?”

“说不定呢”

范丞丞拍了拍黄新淳:“同志,这是其中一个?其他三个呢?”

黄新淳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到了”

“啥?”范丞丞表示令丞头大。

黄新淳指了指舞台:“看”

舞台上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震耳欲聋的音乐也停了下来,台下扭动的人们也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

“哟,什么情况”林彦俊挑了一下眉:“有意思”

“闭嘴吧你,看就行了,该他们四个人的表演了”黄新淳瞥了一眼林彦俊。

林彦俊有一点点惊喜:“小兔子还表演?”

“偶尔,看舞台吧,挺棒的”

——————————————

一道强光打到舞台,音乐响起,一开始就是很炸的rap。

从暗处蹦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貂的男生,拿着麦:“make some noises!!!”

就在这Rap最后一句尾音结束,音乐突然变得炸耳起来。

台下的人们开始欢呼,开始舞动。

这时灯光突然打到了整个舞台,只见有三个穿着同色系夜店风衣服的男生跟之前穿着貂的男生一边唱,一边跳着整齐的舞蹈

靠在吧台旁的四人现在可以说是神色各异了……

范丞丞一脸好像发现宝贝的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上穿貂的蓝发少年。

毕雯珺依然一脸冷漠……emmm现在好像还带着些愤怒?好吧,可以确定他愤怒了……因为手里的易拉罐黑啤酒瓶已经捏变形了

林彦俊看着舞台上诱惑的小兔子,握紧了拳头‘呵,我制霸一定能搞定你’

(社会尤了解一下吗制霸)

黄新淳则盯着舞台最右边的那个黑色头发的男生,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

舞台结束后,因为台上的四人已经拒绝了不少人,所以也没有人去打扰了。

四人下了舞台慢慢悠悠的走到吧台旁,小兔子同志招了招手:“服务员!这里,两瓶果酒四个被子谢谢!”

那个眼睛小,脸小,整个五个都看起来小小的,却又是四个人里面最有诱惑力,长的像狐狸一样的男生吐槽着小兔子:“喂,尤长靖,喝果酒?没劲!”

穿着貂的那个蓝毛搭上旁边穿着黑色运动装的黑毛的肩:“行了吧你李希侃,上次喝威士忌的时候,你差点就直接倒这儿了。”

“就是说啊,喝点果酒行了,别像上次一样耍酒疯”黑毛也调笑小狐狸。

“哎我说陆定昊,你一个驻唱,每天跟我们这样嗨,嗓子受的住嘛?”小兔子关心着黑毛。

“放心,我就想唱了,早点来唱几首”

————————

“哎,走,过去认识一下”范丞丞对其他三个人说着。

这次是毕雯珺先行动,可把那三个人下了一跳,毕雯珺把手里捏变形了的啤酒罐扔掉:“认识,一定好 好 认 识”

最后那几个字咬的尤其重

“我kao……毕雯珺疯了?”林彦俊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毕雯珺。

黄新淳低笑一声:“我看是发 春 了吧”

——————————————————————————

结束的突然嘛?突然吧,我也觉得,有点雷,轻喷吧。

爱你们……